社会热点

特许经营纠纷烽烟四起
0

百盾网  admin  发布时间:2011-06-16

近段时间,有很多加盟商向本报反映,称他们被那些“特许经营”企业骗得很惨,历数其中的种种骗局。
        记者通过实地调查发现,这些加盟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他们大多身处外地,家庭并不富裕,急于想通过一笔资金创造财富。当遭受损失时,他们或忍气吞声,或通过“私力”解决问题。只有为数不多的人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是什么让投资者们趋之若鹜?又有多少陷阱是那么显而易见,投资者却视而不见?
       为此,记者对加盟商投诉较多的几家特许经营企业进行了暗访,从中透露出的种种问题实在是应该引起关注。敬请读者注意我们的连续报道。
       刘亮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从商经历竟会这样惨。
       2008129,韩喜善国际服饰文化传播(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给他发来了吊牌价总计6万元的货。打开包装后,刘亮傻了眼———“全是些很烂、很老气、很过时的东西!”
       他当即致电“韩喜善”要求退换,“一个客服主管回应说,货不是想退换就退换的,特别是首批铺的货绝对不能退换”。
       刘亮一时不知所措。他已经为加盟店投入了6万元,这是家里的全部积蓄,原本是打算用来盖新房的。
    物美价廉的诱惑
       20071116晚,安徽省霍山县一户普通的农民家里,三口人围坐在屋内昏暗的灯光下,商量着家中独子刘亮的前程。
       此刻,一幕幕有关“韩喜善”的电视宣传片、精美网页、明星代言等画面清晰地出现在刘亮脑海中。
        第二天,他拨打了“韩喜善”招商电话。工作人员告诉他,现在加盟正是时机:加盟费3万元,首批免费铺6万元货;之后,加盟商进货每满1万元返还1千元,直至返还满3万元。
       考虑再三后,刘亮买了张从合肥到北京的硬座车票。整整11个小时车程,他始终没有合眼,贴身衣服的口袋里放着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六千元钱,正好是他打工一年省吃俭用所能攒下的数目。
       走进“韩喜善”样板店,里面的服装如刘亮之前想象的一样:物美价廉。接着,他被带去参观了货物配送中心,好几十人正在工作,一片繁忙的景象。这让他下定决心,去附近的一家银行取出那六千元钱,作为加盟的头笔定金。
        当天,他即坐车赶回安徽,省下了一天的住宿费用。
        同样是去年11月,江苏无锡人周珊也成为了一名加盟商,北京清大新干线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个项目———清大学苑深深吸引了她。
     “一名项目经理说清大学苑能够提供市场上几乎所有品种的书目,其中80%的书以2折内的价格提供给加盟商;这样的折扣远远低于无锡当地的图书批发市场。”周珊说。
    但她还是心存疑虑,得知常州有加盟店后,特意赶去考察了一番。“那家店的整体环境不错,店老板说经营情况还可以,进货既可通过清大学苑,也有其他渠道。”回到无锡后,周珊随即向清大学苑汇去了29800元合同保障金。
    半年卖出30本书
    与刘亮的情况如出一辙,想要购买书的目录尚未开始做,甚至连在学校旁的店面还未装修好时,清大学苑就给周珊打来电话说:货已在路上了。
    打开7万多元码洋的书,几乎全是管理类和小说类,且基本上是2006年之前出版的。周珊随意翻了两下,有些书就已经脱胶了。
    在这些书里,唯一能够销售的是几本作文选。周珊尝试着又定了几十本。结果,“网络定货平台上显示这本书打1.9折,发货却是3.5折,市场协调李经理刚开始说是网络更新的问题,后来说是发货人员搞错了,下回补上;我定了300多元的货,库里却只有60多元的货”。
    周珊彻底失望了,要求退还合同保障金,清大学苑总是说:负责人不在,过段时间再回复。
    等待回复的何止周珊一人。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人王学伟上门考察了清大学苑,样板店让其印象深刻,架上摆放的书质量上乘,价格低廉。可等货发到赤峰时,王学伟却骂了人。“跟我想象的差太远了,都是过期的质量很差的书,根本没人要。”
    这样的书,浙江加盟商万家林一直在卖,从2007年10月4日店面开张,7万元共2290本书一直都放在书架上,至今出售不过30本。
    更让加盟商无法接受的是,“定货平台上大多数书的价格并不像清大学苑工作人员口头承诺的那样低廉。”万家林说,“最新的四六级英语辅导书,定货平台上没有,如果要的话,折扣价是7折,浙江的图书批发市场才5.7折”。
    上当者众
    林可勇是贵州一所大学的心理学教师,这一身份一度成为被其他加盟商“嘲笑”和他自嘲的理由。“大学老师还被骗了?那些骗子到底是个怎样的心理?”面对这样的问题,他总是无奈地笑笑回答:“是骗子抓住了我们的心理。”
    2008326,林可勇的妻子前往北京与清大学苑签合同。在此之前,林可勇已经对清大学苑有过“充分”的了解,其大品牌的印象在他心中根深蒂固。
    “单从名字来看,清大学苑与清华大学似乎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又身处清华科技园中;同时,清大学苑在很多媒体上做广告,加深了人们对其实力雄厚的认识。在此基础上,加盟商都对其宣传内容和口头承诺深信不疑。”
    交完钱后没几天,林可勇发现他所在的兴义市(县级市)早就有清大学苑的加盟商了,清大学苑承诺的区域保护形同虚设;接着,首批7万元码洋的书他认为都是些废书。
    同样,电视、网络上的大量广告让重庆人周刚迅速认同了“韩喜善”。站在漂亮的样板店内,周刚的感觉出奇的好。原本只想加盟的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做区域代理。第二天,45000元钱划入了指定账号。
    “这是一个私人账号,我们当时提出疑问,韩喜善的工作人员解释说这么做可以少缴税。”周刚说。回到重庆后,他立即把家里的房屋抵押了出去,租了间160平米的店面装修,准备开张营业。
    第一批货到的时候,店面尚未装修完毕,对“韩喜善”万分信任的周刚甚至没有开箱验货,就又进了5万元的货。结果,“第一批货不是选的货,而是配货;两批货都存在色差、规格不一、面料差等问题;与在样板店看到的货有天壤之别。”无奈,他只能把服装低价出售,最终只收回3万多元。
    “加盟让我倾家荡产,现在我每季度还得还银行3000多元的利息。”周刚低声说道。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手机铃声响了,郑红举接起电话,那头,始终没人说话。
    挂了电话,铃声又响起。如此反复无数次,直到晚上手机关闭。
    第二天,情况依旧。
    郑红举报了警,警察建议他换个号码,但他不同意。他说要保留号码继续较劲,较劲的对象他认为极有可能是“韩喜善”。
    200755,他妻子和“韩喜善”签订了一份3万元的加盟合同;没等发货,他便看到一些网站上出现了大量对“韩喜善”的投诉,甚至报纸上都有了相关报道;于是他强烈要求解除合同,返还加盟费。
    “《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理》规定,特许人发布的广告中不得含有宣传被特许人从事特许经营活动收益的内容,而你们宣传中有月利润29250元的专卖店利润评估表;条例规定特许人和被特许人应当在特许经营合同中约定,被特许人在特许经营合同订立后的一定期限内,可以单方解除合同。但你们的合同中没有相关规定等。”郑红举对“韩喜善”工作人员说。
    最后,“韩喜善”只同意返还2万元。于是,郑红举开始在各个创业投资网站、论坛上“举报”“韩喜善”,每半月甚至更短的时间便更新一次。
    从此,几乎每天都有人打来电话咨询,“至今,我至少影响了‘韩喜善’一千万元的生意;我还要继续下去,直到受骗的人越来越少,让他们连宣传费都付不起,自动关门。”
    但从去年12月起,他和妻子不断接到无声的骚扰电话,很多都是相同的号码。后来,妻子跟他说:“你接着战斗,我退出了。”
    今年4月,又一轮骚扰电话,整整持续了十多天,郑红举每个都接,“反正不接白不接”。但他绝对不会换号,“否则很多想了解情况的人就无法找到我了”。
    现在,很多认为受骗的加盟商都在想方设法挽回损失。
    湖南衡阳胡辉君和清大学苑的工作人员打了一架,10万元的代理费退还了3万元,他自己还受了伤。
    浙江的万家林正在召集“受害者”,准备集众人之力去清大学苑总部讨要说法,现在已有近20人。
    刘亮已经起诉,他期待有不错的结局。
 
 
 
 
 
 
 
 

免责申明: 网站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管理员,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对使用本网站信息和服务所引起的后果,本网站不作任何承诺。